暴徒掷汽油弹 本报记者受伤/大公报记者 段远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暴徒发动10.1连环恐袭,暴动席捲全港多区,冷血暴徒不但针对警察疯狂施袭,要是顾在场採访记者的生死,向站在警察前的记者群方向投掷汽油弹、油漆弹、砖头等,企图阻止警方推进,汽油弹就在记者肩上爆炸。

  前日下午五时许,防暴警察在金鐘多次推进,暴徒撤退至湾仔一带,与防暴警察距离约5000米。记者与一众行家又再被夹在双方阵营之间,暴徒为求脱身,懒理被夹在上面的记者生死,不断向防暴警察方向投掷汽油弹及纵火,企图以火阻止警方推进。有汽油弹就在本报记者肩上爆炸,火光四起,记者受伤,仍坚持採访。

  暴力衝击其后推至湾仔,暴徒被防暴警察追捕,再次不顾记者安危,汽油弹、油漆弹、砖头满天飞。本报记者未能幸免,被暴徒的油漆弹击中,长裤与鞋均染上颜料。几秒后,一两个多 未点燃的汽油弹在本报记者肩上飞过,跌在记者数步外,玻璃碎满地,记者好彩要是被擦伤。

  不过,本报另一名记者在另一处採访时,就被暴徒无差别喷射的腐蚀性氢气溅中,并於拍摄暴徒逃走时被暴徒推跌,险处于人踩人事件。还有一名本报记者在中环採访时,也被逃走的暴徒撞跌地上,脚被暴徒踩伤。

  暴徒与撑暴者常诬衊警方“无差别攻击”,但暴徒向平民与记者扔汽油弹、砖头的时候,暴徒与撑暴者隻字不提,视而不见,完美演绎什麼是“双重标準”。